写作断章读作脑洞【自耕农(不可能有的)系列】

慎朱不够吃,只能自耕。

自耕也不多[挖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常守朱捧着狡噛慎也的信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她的终端还保存着前两天身体检查时的报告。报告内容似乎让人安心——身体没有大碍;也似乎过于让人揪心——她似乎已经妊娠数周。

她此时只觉得荒唐。避孕失败(他们俩压根就没有“避孕”这个概念),男朋友现在还跑了(虽然他不是故意的,另外能不能算上男朋友也是一个疑问点)。他留下的信除了告知“我走了”,并让她在内心愤恨的刷屏“走啊你走啊你有种你再也别回来!”之外也就只有留着当纪念的功效了——还是那种要不得的纪念,想起的不是啥美好回忆。

或许还是有点美好的,至少她知道,他在用这封留言告诉她,他还是爱她的。

我爱你,而你也爱我,这是幸运。“那我似乎应该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想。

可是我们不会在一起。“不可以。”她最终决定。

生命的重量不是只有爱就可以支撑的。她需要对这神圣的诞生负责。她不是不愿负责。但是现在的她无力负责。在这件事上,错过远好于过错:错过会后悔遗憾,但过错却是穷尽一生的折磨和自虐。本来从最开始就应该更慎重的。但是他们两个却都如此不负责任的选择忘记了。抱着侥幸心态,甚至昏头到觉得会一直那样在一起。

“我在时间面前,在他离开后,无法保证一生一世爱他。”

“或许我会再遇到一个我想为他生孩子的男人。”

她尝试这么想。

而她后来不会再哭泣,会在SPINEL的烟味中微笑时,她知道再难以那样自我安慰了:不会有了。这个世上能带给她如斯心悸牵挂遗憾与痛的男人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或许她喜欢的是那一个类型的男人,而不是那一个。可是就只有这个人,出现在最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最正确的地点,做了最正确的事情,给她的心加上了难以磨灭的永恒印记。同类型的男人会出现,可是不再是他了。

而此时的她也已经坚韧强大到无需这样虚假的催眠。


几年前短暂的相见,她知道,他还爱她。恰巧,她也是。

而她也知道,如果没什么其他契机或命运,那一次应该就是永别了。

 

“我爱你,我相信你也爱我,所以我爱你的方式是会在没有你的未来里好好生活。”

 


评论
热度(10)

© 自由女神经 | Powered by LOFTER